机票查询接口 短信群发软件
会员区 | 信息反馈
 首页   |  华商动态   | 
产品服务   |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服务 >

中职教育是独木桥还是立交桥?

时间:2016-04-20 17:35来源:http://sc56star.cn 作者:华商网 点击: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短板多在中职。无论是中职还是高职,以就业为导向不能动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短板多在中职。无论是中职还是高职,以就业为导向不能动摇。
 
长期以来我们都是管办评一体化,只要政府退回到保证投入和依法管理学校上来,同时把办学自主权给学校,学校自然而然就办好了。
 
作为湖南省岳阳市第一中等专业学校(以下简称岳阳第一中专)一校之长,曾经让孙光友最头疼的就是招生,“连招四个月都招不够,学生根本不愿到职业学校来”。招生难,一直是大多数中等职业学校(包括职业高中、中等专业院校、技师学院)办学的第一道坎。然而自2014年起,报名的学生却踏破了学校的门槛。“90%的学生和家长,都是冲着对口高考班来的。”孙光友说。
 
高考班,成了中职学校的金字招牌,同样怀揣着大学梦的中职学生从这里走向高考。2015年,岳阳第一中专有一百余名2013级学生报名参加了当年的对口高考。从2016年起,该校将有500多名学生迎战高考。
 
中职生报高考火爆
 
“两周就招够了,我们比普通高中结束招生还早!”孙光友说。往年,岳阳第一中专的老师们都背着招生指标,早早就得入村下乡走门串户地招生。直到2014年,这一局面得以改观。
 
当年,主动前来报名的学生和家长络绎不绝,老师们又惊又喜。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这种逆转的热情让人难以招架——招生刚开张几天,报名人数就已严重超标,学校只得将分数线一提再提,最终竟上涨了100分。
 
“太火爆!世界上最哭笑不得的事情,莫过于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却砸了自己的脚。”在招生QQ群里,一位老师打趣道。
 
事实上,学生和家长的热情几乎全部倾注在高考班上。该校在班级设置上一分为二,“高考班”面向升学,“就业班”则直接就业。“以前高考班就是个‘搭头’,从2014年才开始突飞猛进。”孙光友说。就2015级的招生情况来看,“高考班”反超“就业班”,占到了七成。
 
一切源于岳阳市2014年开始实行的“阳光招生”政策,线下一刀切,“关系户”再无出路。加之该校连年对口高考,出了多位专业状元,一时间声名鹊起。
 
无独有偶,近年来,全国范围内不少省市都出现了中职高考班备受热捧的情况。据《沈阳晚报》报道,沈阳全市有108所中职院校,其中80所共开设了121个升学班。
 
由于中职院校的升学渠道不尽顺畅,一度被称为“断头路”。2010年,国务院颁布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其重点举措之一就是完善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直接升学制度。当年,我国中职毕业生升入高一级学校就读的比例为9.19%,而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15.32%。
 
中职学生升学,除了一贯制培养或高等院校单独招生外,对口高考成了大多数学生升入本科的不二之选。
 
近十余年来,我国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山西、河北、河南、湖南、安徽、江苏等多个省份先后开始实行对口高考政策,越来越多的省内二本院校开始参与招生,计划人数连年倍增。
 
以山东省为例,自2012年起,该省将对口高考改为春季高考,实行高职与本科分类招考,其中本科招生计划连续两年翻番,2012年录取人数为2351人,2014年则大幅增长至10681人,学生的热情被史无前例地激发出来。2015年,13万人报名春季高考,比2012年的三倍还多。
 
语数外得天下
 
就考试内容而言,大部分地区对口高考都采取“文化基础+专业综合”的模式。辽宁、黑龙江等省还要求按专业分别进行技能操作测试。而湖南、山西及河南,则全部采用卷面形式。安徽省也要求进行技能测试,但合格即可,不计入总分。
 
自2014年起,山东省也一改春季高考“纸上谈兵”的状况,开始由全省统一组织技能实操测试。以2015该省年春季高考为例,考试内容为“知识+技能”,“知识”部分,语文、数学各120分,英语80分,专业知识200分。而技能实操分值为230分,占到了总分的31%。
 
山东省春季高考的最大特点,同时面向普通高中应届毕业生开放,且春、夏季高考可以兼报,而河南、山西等省市规定只能选报其一。
 
“高中生对我们的冲击太大了。”山东省烟台城乡建设学校高考科老师吴鹏说,“2014年我们考得特别好,本科录取率达到72%,2015年因为普高生这个大潮,录取率一下滑到百分之二十几。”为了应对这个棘手的现状,该校今年特别成立了高考科,而省内中职普遍遭遇了升学“滑铁卢”,“普高的学生认清了自己,三本线上下的,都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2015年的春考,山东考生普遍反映难度不大,尤其是技能考试,高分者颇多。但是这对中职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职业学校学生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普高学生的领会能力本来就比职高学生强,专业课很容易补上来。”吴鹏说。2015年山东春季高考的录取分数线比2014年涨了86分。
 
即便如此,该校高考班的招生依旧火爆,供不应求,“有些家长强烈要求,我们又组织了一次三四十人的小规模考试”。这次考试的科目只有语数外,“高考主流就是语数外得天下”。
 
与普通高考相同,对口高考的考试内容一般同样以省教育厅下发的考纲为准,“对于语数外的要求没那么高,大概比普高毕业会考难一点。”岳阳第一中专高考班年级组组长黄乾介绍。在课程设置方面,高考班也会更侧重基础课和专业理论,实操课程明显少于就业班。到了高三,高考班“备战”之时,就业班已经到企业顶岗实习了。
 
“对口高考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没有考取本科,至少还有一个专科读。”黄乾说。
 
 
 
(CFP/图)
 
升本捷径,黑市潜行
 
“我觉得特别庆幸。”曾就读于岳阳第一中专的何晓雯(化名)说,2015年她通过美术类对口高考,以专业状元的成绩被湖南师范大学录取。开学后,何晓雯意外遇到了初中同班同学。当年这位同学以全班第三的成绩被重点高中录取,而何晓雯却没能考上普高。
 
安徽省安庆市教育局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科曾算过这样一笔账,2014年入读中职的学生,中考成绩最高分为590,最低分为299。这样的成绩入读普高,考上二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安庆城区2014年普通高考二本以上上线率只有27.8%,按照这个比例,考生当年中考成绩应为625分以上。
 
这笔账,学生和家长也了然于心。2015年,安庆市潜山县职教中心本科上线84人,学校主页刊出大红“喜报”,上书“上职教中心,考二本大学”。突出的高考成绩使该校在招生时颇受青睐。截至2015年8月8日,招生人数已达623人,其中达到普高线538分以上的有180人,40人超过600分。
 
皖江中等专业学校则是安庆市本科上线的第一大户,2015年有88人被录取,为此,县教育局还特别发文表扬。2016年,该校“高考班”也格外火爆,开到了计划班数的八成。据学校董事长吴灿介绍,每年也会有个别普高落榜生前来复读,2015年就有一位连续两年未能考取的同学,最终来此“曲线救国”。
 
一地对口高考试水之初,录取率往往极高。如2012年才开展对口高考的辽宁省,2014年1.41万考生中,半数以上考取二本。
 
面对如此“做法”,高考“黑市”应运而生。
 
在百度搜索关键词“辽宁对口高考”,结果跳出“统招本科一年制预科班”、“辽宁升本招考网”等词条。在对“统招本科一年制预科班”咨询后得知,该班实为大连市金州区职业教育中心开办的一年制封闭式培训班。
 
该中心同时在北京、河北、辽宁、山东设点招生。由于对口高考限制本省户籍,该中心便提供户口迁移、学籍注册的一条龙服务,“学费两万四千八,迁户口两万五,辽宁省内都是这个价,”负责人介绍,“考点我们都熟,好运作。”
 
“2013、2014两年考上都是100%的,2015年外省来得多了,整个省招生计划超了一千多人,分数相应就提高了。”该负责人说省内不少中职院校都在开办此类升本班。
 
四本的诱惑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实地调研时,也发现了中职学校“高考班”异常火爆的情况,他认为这种现象是改革初期的“不规范”,“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沟通搭建立交桥,让孩子们也有继续深造的机会,这本身是一件好事。”
 
“又是打着中职的旗号搞普通教育,还是走复辟。”北京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赵志群并不看好这种现状,“好比普通高考是语数外加物理,对口高考是语数外加个农业,不还是一样。”
 
根据人社部2012年对全国一百多个城市劳动力供求情况的分析数据显示,技能劳动者供不应求,高级技师、技师和高级工程师的求人倍率分别达到2.72、2.31和2.13。事实上,近五年来我国中职就业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却仍难满足社企业对高级技能人才的要求。
 
“咱们现在的逻辑简单,中职满足不了读高职,高职满足不了读本科、硕士、博士,其实根本错误在于,每一个阶段都有他的职业标准,中职的教学水平太低了。”据赵志群介绍,德国中职教育学制为三年半,毕业考试相当于国内技师水平,而国内的高职恐怕也很难通过这项考试。
 
对于中职教育的质量,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林秀同样忧心忡忡。
 
过去几年,依托“农村教育行动计划项目(REAP)”(由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西北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组建),张林秀等人对涉及中国北方、西北、中部和西南地区的多个省份,包括400多个农村初中和高中学校的25000名学生进行了调查研究。
 
其中一项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1万名“计算机应用”专业的职高学生,入学一年后,学到的计算机知识还没有普高学生多。
 
“国家在中职这块投入很大,但整体质量没有根本性改变。”张林秀说,“几乎所有的评价体系都是从投入方面来的,缺乏产出这一块,比如说你培养了什么样的人,什么水平才能毕业。”
 
到2013年,我国中职免学费覆盖率已增至90%。与2009年相比,2014年我国中职投入增长了59.02%,达到1906.5亿元。
 
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投入,中职质量报告体系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2015年9月,教育部印发了《职业院校管理水平提升行动计划(2015-2018年)》,根据该计划要求,建立中职学校质量年度报告制度,国家中职示范(重点)学校自2016年起、其他中职学校自2017年起,每年发布质量年度报告。
 
“打通向上渠道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学到什么东西。”赵志群说,“我们原来有一个独木桥,现又建了另外一个桥,两个桥最终都是通向大学,很可能导致结构性失业。我说这叫‘四本’”。
 
2014年3月,教育部副部长鲁昕透露,在全国1200所普通高等院校中,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将逐步转型职业技术院校,舆论一时沸腾。
 
6月,教育部多位官员出面对此再三辟谣。“网上流传的600所普通高校转型‘统统都没有依据’”“教育不能靠运动,不能‘刮大风’,不会一刀切”。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 短板在中职
 
2015年10月30日,“十三五”规划出台,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正式提上日程。不少业内人士指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短板在中职。
 
一直以来,中职教育都占据着高中阶段教育的半壁江山。自2008年起,教育部每年招生发文都有“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的表述。然而自2009年起,全国中职招生人数在招生总人数中的占比,已连续5年下滑,由51.12%下跌至43.76%。2014年,中职在校生规模仅为1755.28万人,距离《纲要》预定的2015年在学人数目标相差22%。
 
“本来是希望通过打通学历来提升中职教育的吸引力,但实际上把中职变成了学历导向。”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
 
而杨进则强调,“无论是中职还是高职,以就业为导向不能动摇”。
 
“我们的中职教育,是要培养今天的技工,还是具有知识储备、有继续学习能力的人呢?”张林秀说。这也是“REAP”一直致力于研究的问题之一。
 
张林秀等人从人力资本根源的角度,将同处于中等收入阶段的国家进行对比。结果发现,韩国在上世纪70年代基本普及了高中阶段教育,使得20世纪末大量劳动力从低工资、低技能工作向高技能服务型行业转移。而墨西哥则因城乡高中教育的巨大差距,面临着失业率攀升的危机。
 
据2012年数据,我国农村户籍学生占到中职在校生总数的82%,其中近70%来自中西部。而“REAP”调查发现,在我国中部和西部,职高辍学率高达30%到60%。
 
2014年,项目组对职高高三学生进行了访谈,得到最多的回答是,“我父母逼我留在学校”。“现在中职的定位很模糊。”张林秀说。
 
在她看来,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缩小职业教育规模,扩大普高招生,要么要求职高花大量时间认真、规范地教授语数外等文化课程,为2030年以后的中国培养人才。
 
对此熊丙奇认为,中职教育定位的问题,在于过早对学生进行分流,“整个教育管理制度把职业教育当成了一个层次而不是类别,职业教育成了低人一等的教育。”在他看来,单轨教育比国内现行的双轨教育更具优越性,应建立综合性高中。
 
“最主要的是不要依靠政府部门来定位整个中职学校的办学模式,”熊丙奇说,“长期以来我们都是管办评一体化,只要政府退回到保证投入和依法管理学校上来,同时把办学自主权给学校,学校自然而然就办好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